亚洲城登录
亚洲城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About LONGGANG
 
 
 
 
 

关于废纸回收的创业想法?

  本人想在当地开一家成规模的废纸打包站。打包站将收来的各种废纸、废纸箱等,通过机器的碾压打包成方块状,然后运往造纸厂当成造纸原料,属于再生资源行业。挣取散户和造纸厂中间的利润是打包站的盈利点。现在不愁销路,但是怎样保证每天有将近20吨以上的收货量,如果达不到,可能整体的厂房运营会出现亏损。 我能想到的办法是运用互联网的思维方式。通过微信公众号的地推模式,增加散户用户量,并将散户通过线上连接,预约上门…

  打包站 前期名气没打出去需要自己去拉。去跑 去联系纸厂。别问我怎么知道。我们们每年有200吨纸板他们拉走。

  我在玖龙纸业工作了,你想做废纸生意应该知道这家公司。废纸是不愁卖的,只要你有足够稳定的废纸回收源, 这个收废纸是可行的,最核心的一个环节是降低收废纸过程的人工、运输、时间的管理成本。简单理解就是如果一个很远的点只有100KG 你开车去拉,那是必亏的。如果一趟可以拉5吨,那你肯定赚钱。就是要不断提高收废纸的效率,你这个生意肯定没问题。

  而元朝,才做了别的朝代没敢做甚至没敢想的事情:先后于1274年和1281年,两次跨海东征日本。尤其第二次,分别从朝鲜和舟山群岛出发,总兵力达十四万人,船只共4400艘,被称为“迄至近代世界史登场以前最庞大的渡海部队”。黄仁宇说:“在现代社会出现之前,很难能有一个陆上强国也可以同时成为一个海上霸王。”这两次跨海作战都以失败而告终,更像是理想主义的行军:草原的骑士渴望成为大海的水手——并且不计代价地这么干了。这种豪赌(并且连续赌了两次),是别的民族无法想像也无力承担的。虽败犹荣的蒙古人啊,曾经是海上的堂吉诃德——把大海当作敌对的巨人了。

  这两次渡海东征的最高指挥者,是元世祖忽必烈。他占据北京,摒弃了金亡后的中都城,另起炉灶,于1266年开始营造以北海琼华岛为中心的新大都,历时十九年竣工。北海、中南海乃至什刹海,顿时都成为这位雄视天下的霸主私人的金鱼池。元大都就是今天北京城的前身,在《马可·波罗游记》里称作“汗八里”(汗王之城的意思):“大汗平时住在都城,在每年三月离开此地,向东北方前进,一直瞳到距海仅两日路程的地方……当大汗向海滨前进时,会有许多富于趣味的事件伴着狩猎活动而出现,这真可以说是世界上其他任何游戏所无法比拟的。”

  从这段叙述里,能管窥出忽必烈对大海的向往与好奇——不知他一生中是否亲眼目睹过真正的海?对于他来说,恐怕只有征服才是最刺激的游戏——他一直很认真地玩着。他在北海的湖心琼华岛(又称万岁山)指点江山,挥霍一生,不仅命令麾下乘胜攻取了南宋小朝廷苟且偷生的杭州西湖,而且孕育了更为膨胀的欲望:向真正的大海进发,向日出的地方进发,抢渡日本列岛——这是天之骄子对海之骄子的挑战。北海的波光与涛声哟,曾经为他心游万仞的豪情伴奏。北海中的琼华岛,是根据“蓬莱仙岛”的传说设计的,忽必烈最喜欢住在山顶的广寒殿——这是他的月宫。一位住在月亮上的帝王,连梦想都是那么缥缈,清高乃至浪漫。

  明成祖朱棣建都北京,基本上沿袭了元故都的规模与格局。把中南海、北海包括在皇城之内——爱称为太液池(“太液秋风”是燕京八景之一)。又把皇城之外的什刹海尊称为玄武池——因为什刹海彼岸有一座供奉玄武神的火神庙,系唐代遗留的古建筑。到底是汉人的皇帝,连结湖泊起的名字都引经据典,别有涵义,好像有多大学问似的,而且多多少少带一点实用主义——太液池和玄武池的命名,都有防火除灾的寓意。其实,防不胜防。

  我还注意到这样的落差:蒙古人把湖称为海,豪迈中不无夸张——如同他们面对世界的那份主人般的狂放;汉人则把湖比喻为池塘了(是养鱼池呢还是游泳?)象征着人在神面前的谦虚乃至自我贬低。前者是天地的主人,后者是神的奴隶。据说每逢火神诞辰或皇宫发生火灾时,明朝的皇帝必定特派大臣去玄武池畔的火神庙叩头朝拜,祈祷神灵多加关照。所以即使在给事物的命名方面,这个民族也不敢夸大其辞,文雅有余而野性不足。果然,明朝是最热衷于修长城的一个朝代,对外扩张的野心也是最小的。虽然有郑和下西洋(由一个太监而不是由一个将军担任船长)的伟迹,外交和外贸的色彩较浓,大相迳庭于蒙古人远征日本的那种赌徒式的悲壮。当然也可以说,这是文明的进步。但对于历史而言,一次失败的赌博或许比一桩成功的贸易更荡气回肠,更令后人嗟叹。我想,明朝正是因为骨子里的保守与懦弱而亡国的。

  1251年7月1日,忽必烈长兄蒙哥登基成为大蒙古国皇帝即蒙古帝国大汗,是为元宪宗,因为忽必烈在蒙哥的同母弟中“最长且贤”,蒙哥即位后不久即任命忽必烈负责总领漠南汉地事务。忽必烈在这段时间内任用了大批汉族幕僚和儒士,如刘秉忠、许衡、姚枢、郝经、张文谦、窦默、赵璧等等,并提出了“行汉法”的主张。儒士元好问和张德辉还请求忽必烈接受“儒教大宗师”的称号,忽必烈悦而受之。忽必烈尊崇儒学,“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

  1252年,宋军攻打河南边地。忽必烈请准蒙哥在河南设经略司,任命蒙哥、史天泽、杨惟中、赵璧为经略使。6月,忽必烈前往草原觐见蒙哥,奉命率军征云南。

  1253年,蒙哥分赏诸王,忽必烈得到京兆封地。忽必烈建立京兆宣抚司。忽必烈率领大军在六盘山度夏。秋天,大军经过临洮进入藏族地区,到达忒刺(今四川松潘)地方。8月,忽必烈率军从陕西出发,进攻位于今云南等地的大理国;1254年1月2日,忽必烈攻克大理城,国王段兴智投降,忽必烈灭大理国。云南地区并入大蒙古国版图。

  1256年,忽必烈又增受怀孟州封地。1256年夏天,以南宋扣押蒙古使者为理由,蒙哥正式宣布了攻击南宋的意向。忽必烈势力的发展,引起蒙哥的疑忌。1257年,蒙哥命阿蓝答儿等在关中设钩考局,查核京兆、河南财赋。阿蓝答儿等从河南经略司、京兆宣抚司的官员中,罗织一百余条罪状,旨在除灭忽必烈所信用的官员,削弱他的势力。十二月,又亲自去朝见蒙哥。蒙哥见忽必烈来朝,相对泣下,要他不必再作表白。

  1258年农历七月,蒙哥率大军攻入四川北部,一路所向披靡,攻克四川北部大部分地区,1259年初,在合州城下攻势受阻。

  1258年11月29日,根据蒙哥的旨意,忽必烈在开平东北行祭旗礼,正式出兵启行南下攻宋,于次年8月2日,忽必烈率军抵达河南汝南,继续向南宋进发,并派命杨惟中、郝经宣抚江淮。1259年9月3日,忽必烈统领中路军渡过淮河,攻入南宋境内,随后一路向南,在湖北开辟新的战场,进攻长江中游的鄂州。

  1259年8月11日,蒙哥在四川合州钓鱼山病逝。9月19日,在四川的忽必烈异母弟末哥派来的使者向忽必烈宣布这个消息,并请忽必烈北归继承帝位。忽必烈则认为“吾奉命南来,岂可无功遽还?”于是进攻南宋,并多次获胜,后来,忽必烈的正妻察必派使者密报,和林众臣谋立忽必烈之弟阿里不哥,而且阿里不哥已经派阿蓝答儿在开平附近调兵,脱里赤在燕京附近征集民兵,使者催促忽必烈早日北还。11月17日,儒臣郝经上《班师议》,陈述必须立即退兵的理由,坚定了忽必烈退兵北返的决心。忽必烈声称要进攻南宋首都临安,留大将继续对鄂州的围攻,增加对南宋的军事压力,南宋丞相贾似道派使者请和,约定南宋割地,并且送岁币,忽必烈于是在当日撤兵北返。

  1260年1月4日,忽必烈率军抵达燕京即今北京市,解散了脱里赤征集的民兵,“民心大悦”。忽必烈率军在燕京近郊驻扎,度过整个冬天,并积极和诸王联络,准备在1260年春天召开库力台大会,举行登基大典。

  1260年5月5日忽必烈登基成为大蒙古国皇帝即蒙古帝国大汗。忽必烈发布称帝的即位诏书《皇帝登宝位诏》,在诏书中,他自称为“朕”,称他的哥哥元宪宗蒙哥为“先皇”。

  1264年9月7日,忽必烈发布《至元改元诏》,取《易经》“至哉坤元”之义,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12月18日,忽必烈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大元”,从大蒙古国皇帝变为大元皇帝,大元国号正式出现,忽必烈成为元朝首任皇帝。

  在我们国家,据统计每年丢弃的旧衣服5000多万吨,大部分都是只能当垃圾焚烧,整体回收再利用率不到10%,16亿人闲置衣物无人去回收,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而且换季都会有大量衣物。

  当时我就在想,这些旧衣物是不是有人需要呢?是不是可以把它们捐赠到贫困山区?于是我就上网找类似的信息。我在网上找了很多这种捐赠地址,发现很多都已经失效了,根本联系不到。有两个联系到的,当我们电话打过去之后,他们说需要的是小学初中孩子的冬天的衣服,并不太需要大孩子、成年人的衣服。

  我想大多数人提到旧衣物这件事情,第一个想法肯定也和我当初是一样的:旧衣物可以捐赠到贫困山区。

  但是经过了解,这种情况完全无法长久:捐赠成本相当高,全部捐助不现实:分拣成本、运输成本、清洗消毒成本、这些成本算上来,我之前有一个数据,特意找了一下,1件衣服运往山区的平均成本是10元/件,当然我不太确定这个数字的统计样本,但是这是之前调研一个公益组织给我的。

  很多人对捐衣的现状都是停留在这些山区的人民很需要这些衣服的角度上,我们捐多少他们就要多少,实际上那已经是很多年前了,国家发展了,也不是所有衣服捐到山区他们就需要的。所以在高成本和实际需求下很多情况是,冬衣会比较需要,而更轻便的衣服,现在有一些新的捐助方式,比方说品牌方库存新衣物的捐赠。

  所以很多人对“旧衣时代”以及我们的合伙人有许多的误解,觉得我们利用旧衣回收进行赚钱。在这里我想声明:能赚钱才是可持续的。凭什么别人赚钱就不是好事?如果能赚钱这些衣服才能被回收啊。如果衣物被丢弃,填埋上百年都不会分解,还有可能会被焚烧,这些污染不是赚不赚钱就能解决的,这个项目确实在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旧衣时代”而言,你的旧衣我“买单”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平台,我们更需要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旧衣回收的大家庭来。基于目前为什么旧衣服回收老是看到什么曝光新闻,其实我觉得一个是人为操作(恶意举报的也不少),另外一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太多了,导致了民众大大的增加了对这行业的反感。

  旧衣时代是一个旧衣回收的平台,对于很多人来说,门槛低、专业培训、保证销路,旧衣服回收投入低,只需要有个仓库和一台运输工具,就可以在当地进行旧衣回收。一个很低的门槛,低风险,换来的收入比打工要强上几倍。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我们是纯公益,而且我们觉得不是纯公益才好,因为旧衣处理并不是纯公益能解决问题的。旧衣回收是涉及很多技术问题,纯公益很难支撑和持久。商业模式解决环保问题,本身就是很好的理念。以前做生意总想着赚钱,想得多做得多看得多了后,我觉得生意不仅是赚钱,还有一份社会责任。

  去找印刷包装厂,他们一天产生的废纸不低于一个废品站一天的量。我曾经见过一个印刷厂,废纸回收商直接在该印刷厂装了一台全自动废纸打包机,一个月的废纸(完全干货,没有人工加水)大概450吨到500吨之间。

  试试大学里面,披上一层公益的外衣,收益多少捐给哪.你去找大学里的青协,学生干部还是很爱忙活政绩的

  作为再生资源的一员,就我了解的。赚不到钱的,一个姐姐的老公开了一家货场(垃圾站),从2013年到2017年6月,可能就赚了个工资吧,这期件每顿废纸赚50元就很不错了,一月一千吨,一月就是五万。但从2017年7月开始,一顿赚1000多,七八九月赚了五六十万,这是因为政府出台禁止从国外采购垃圾。而后几月废纸价格下跌。

  第一个办法就是 C 端,就是个人端,前期需要教育市场。如果是一对一地隔时间上门收,还会面临吃力不讨好的。如果是采用班车固定间隔,或许可以提高效率。另外,还要考虑到地段人群的年龄对于互联网的习惯。80 90后或许不是问题,目前很多家庭主妇还是60 70后的居多,可以考虑增加宣传的方式而不止限于微信公众号。这个方法增量很有前景,量上来甚至利润超过打包站。

  第二个办法,是B端,就是对商家端。估计这个渠道应该被传统开发好的,你看到。你的竞争对手也看到。一旦撕杀起来就是零和博弈的游戏,提收购价或者给某个人员回扣。这个,自己掌握几个点就好,用来保本。

  所以,立足第二个办法,向第一个去慢慢延伸。这样才能稳中求胜,提高竞争力。毕竟第一点,不是人人都有互联网思维,以及愿意试错。

  我大学忙活过一段,和我们大学所有的办公室都谈了,留了号码,并且后来有老师愿意找我,资源是有的,当时面临暑假,毕业的和考完试的都有很多废纸,如果愿意上门取,他们愿意卖给你,当时普通纸能卖到四毛一斤,报纸能卖到八毛,那种广告纸和纸壳箱可能是两三毛。

  我把我们学院的废纸弄了几大箱子,忙活了快一下午,也就不到500斤,没有车也运不出去,没办法把校门口收废纸的叫来了,我是当做试点,所以一毛没挣,四毛收,四毛卖。

  我在网上联系了一些大的回收商,但是人家没有几吨是不来拉的,所以如果我辛苦点,把废纸都找个地方屯子,还是可以挣点的,大概一吨能挣200(因为收的纸都质量比较好,还收的比较便宜,一斤至少挣一毛,报纸能挣两毛,而且还分通货和硬货,通货是没处理的,硬货是分类压缩好的,价格还不一样),当时计算了下,一个毕业生能有50斤废纸,我们大学城毕业生应该至少有2万,这就是 500吨,10万利润的市场。

  但是要有地方放,房租成本也要算进去,我只放三个月,当时想着能卖个10吨也行。

  可惜没有魄力,和我一起干那个傻逼也不愿意干活,不愿意投资,找到的房子怎么也得几万起步,后来就不了了之,回家过暑假了。

  感觉行不通。我以前在造纸厂工作过,虽没有直接收过废纸,但多少有些了解。

  你的想法是打包,而你的利润来源是差价,二者之间完全没关联。这个外行都应能看得出。

  我替你填空一下想法,所谓打包,实际上是用来解决废纸不便运输的问题的,也就只适应较远的造纸厂。你后面补充的前提似乎是给本地县城造纸厂供货,那样打包只会更增加你的成本。

  一般性的造纸厂近处的废纸都是松散运输送上门来,那种专门打包好的废纸,基本上来自远方了。

  实例是,以前国内造纸厂很少木桨造纸,曾进口过不少美国加拿大的废纸(木桨废纸),那些是打包的,一包有几百公斤。其它基本上都是散货收的。

亚洲城登录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28 10:05  作者:亚洲城登录

相关文章